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小戲的新生

2019-6-5 11:34:42 來源:山東商報

        5月21日至24日,“山東省首屆非遺傳統戲劇類項目小戲展演”在東平縣影劇院舉行。來自全省各地的19個非遺小戲節目參加了此次展演。對于大部分人來說,此次展演的節目單上,有不少名字陌生的地方戲種參與進來,例如聊齋俚曲、漁鼓戲、周姑戲等。


  這些平常難得一見的劇種同臺集中展示,讓從事非遺保護工作的郭學東眼前一亮。不能忽視的是,這些地方劇種有的依然活躍,有的則一度瀕臨滅絕,但無一例外,這些被稱作地方小戲的劇種都已經是山東省級非遺保護項目。 記者 許倩 實習生 劉若溪

 

 
菏澤大平調



  非遺小戲的全面展示


  非遺小戲展演過去了十幾天,每個劇種的展示好像還浮現在山東省藝術研究院非遺所所長郭學東的眼前。在他看來,有機會搭建這樣的小戲展演平臺著實難得。“這是小戲第一次全面亮相,原先都是個別亮相,比如個別劇種到濟南單獨表演,像這次這種規模的從來沒有,也是一次比較全面的展示。”


  戲曲因婉轉悠揚的唱腔、精致華麗的扮相別具魅力,京劇、呂劇、豫劇等劇種已然成為家喻戶曉的經典。但在全國300多個劇種中,小戲占主體,量最大的不是京劇或者地方大劇而是小戲。郭學東感慨,難得的是,此次展演搭建了一個平臺,將一些聞所未聞的劇種帶到了大家眼前。“目前全省有三十個地方戲劇種,并且已經全部列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包括呂劇這些大家熟知的,這次展演來了19個,而且偏重于不常見的劇種。”


  “這回我也是第一次面對面看藍關戲、一勾勾,還有聊齋俚曲。”讓郭學東印象深刻的是,此次展演中一項自己從未聽過的地方小戲也“冒出了頭”。“省內的這30個劇種都是上世紀80年代普查出來的,一直沿用到現在,威海的北廒秧歌不在名單中,我也是第一次見。”


  非遺小戲在東平首次集中亮相,實際上也是小戲熱的反映。“在東平當地,小戲的推廣是非常好的,已經成為了當地的一種文化現象,老百姓特別關注。縣城里有一個劇場,一個廣場,還有一些下鄉演出活動。”郭學東回憶,展演過程進行線上直播,還沒演完線上觀眾就到十五萬了。“平時在當地演出也是,這邊剛演完那邊的觀眾又聚齊了。”


  在郭學東看來,盡管與呂劇等地方大劇相比,小戲的知名度不高,也正因如此才賺足了眼球,吸引了人氣。“像這種展示,老百姓往往抱著一種獵奇或者新鮮感,還是比較關注的。比如說你去演呂劇,他們可能覺得習以為常,坐不住,一說小戲,名字都沒聽過,就到那去聽聽,聽了就能感同身受。”



  小戲發展良莠不齊


  所謂地方小戲,是指相對京劇、呂劇那些流行范圍廣、影響大的大戲而言的,地方小戲一般受眾小、覆蓋區域窄,離開本地之后便無人知曉。而山東的地方小戲來源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從花鼓產生的劇種,例如一勾勾、兩夾弦、四平調、茂腔等;另一種則來自道教的道情戲劇種,例如藍關戲、漁鼓戲、八仙戲、鷓鴣戲等,這種來源于道情戲的劇種傳播尤其狹窄,有的只影響一兩個鎮而已。


  盡管這是省內首次舉辦非遺小戲展演,從參加展演的劇種表演情況來看,小戲的發展也呈現出了兩極化態勢。“小戲非遺保護現狀良莠不齊,比如兩夾弦做得很好,這個劇團已經成為公辦的了,大戲小戲都能演;也有保護不力的,比如說藍關戲。純農民演出,演員在舞臺上很隨意,很生活化,離舞臺展示還差很遠。”郭學東感嘆,同樣發展緩慢的還有一勾勾和四音戲。“四音戲是東平當地的,他們傾注了很多精力來做,也是用梆子演員,給老藝人孫慶江找了學生,但是目前來看發展得也非常慢。”


  “有些小戲還是原生態的狀態,沒有專業人士指導。”基于此,郭學東表示,小戲的發展要兩條腿走路。“一條是要把原汁原味的東西保留下來,是什么樣就是什么樣,形成一些像歷史博物館那樣靜態保護的東西; 還有就是要發展,保護的目的就是用,不是讓它死在博物館里。可以先在社會上普及,但是原生態的東西一定要保護好,人家反過來問你怎么回事,要能夠講得清楚。”


  同樣都是非遺,相比于手工技藝而言,戲曲因為其專業性,傳承也更加困難。“戲曲傳承需要有懂行的人。如果是大戲曲,一個團有四五十口子人才能表演。比如藍關村,以前農閑時節大家還比較穩定,現在都沒有年輕人在,傳承是個大麻煩。”



  讓小戲精致化、活態化


  非遺的特色是活態傳承,而活態傳承靠的就是人,小戲的傳承也是如此。郭學東感嘆,近些年來遇到過很多因為某一個人去世劇種難以恢復的情況。“像四音戲,如果這個老先生走了,這個劇種可能就完了。上一代是當時那個年代的臺柱,后代也學了很多東西,但比起上一代已經差了。根據錄音錄像來學習是很難的,需要很多專業人士來考據,排成原先那樣很不容易。”


  郭學東介紹,文化部這兩年做過普查,全國平均每年消失一個劇種,山東省藝術研究院推出的“三位一體”工程每一年半救活一個劇種。小戲的傳承迫在眉睫。


  盡管如此,郭學東卻并不主張把地方戲做成全國大劇種。“很多東西就是地方小吃,不要推到全國去,小戲的生存空間可能就在那一個地方,能夠在一方百姓中間成為文化圖騰就好了。”郭學東說,做原生態保護的時候就是在當地選出最有代表性的特色,認知度最高,最能提升他們當地老百姓的自信心,一種名吃,一種曲種,都是非遺,當地老百姓引以為豪的東西,就可以維系當地的鄉村文化。關鍵是要發展好,與時俱進。”


  郭學東表示,根植民間的小戲發展首先要自我完善。“然后通過各方面努力讓其精致化、活態化、健康化,有可能的話讓更多人知道它,不是要成為全國性的劇種,而是要在當地保護。打造好了以后,小戲就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首屆非遺小戲展演搭建了地方小戲的交流平臺,在郭學東看來,這個平臺可以繼續延伸擴展。“這個平臺不應該只是戲曲,曲藝、音樂、民間舞都應該搭建這樣一個平臺,而不是一次性的活動。大家在展示和交流中有了對比,也有了提升的空間。”

 


  國家級的非遺項目分為民間文學、傳統體育、傳統技藝等十個類別,非遺博覽會等平臺上往往是手工技藝類項目一枝獨秀,郭學東表示,戲曲等非遺也需要有這樣的展示交流平臺。“這次展演就是一個窗口,一個平臺,可以知道非遺小戲的現狀,制定政策就有抓手了,同時可以監督、評價,促進發展。”


  “非遺我覺得先叫得響,在更大的層面上推廣,叫得響之后再考慮做得多深入。我的觀點是先有知名度,大家關注之后會立馬往回找,去找它的根。這是非遺保護的思維邏輯。”郭學東說,“我建議把小戲展演平臺打造成非博會的分會場,全國各地的人都去欣賞,這也是我們希望看到的。”

 


 

澳门新mg电子游戏摆脱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日本av图片 加盟绿爱糖果怎么样赚钱 pk10官方开奖直播现场 北京pk拾两期计划人工 冠通游戏中心大庆麻将 跳跳乐能作弊吗 舟山棋牌游戏大厅 中国委内瑞拉 快三哪个平台倍率高 陕西十一选五手机软件 重庆辜运农场开奖10分乐准 000876股票行情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一天多少期 3d组选包胆怎样才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