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流量造星

2019-6-13 11:07:58 來源:山東商報

        幫助蔡徐坤獲一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被端了!該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再次引發人們對流量造假的關注。

 

  都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么靠著網絡就吃流量。不得不說,這種“近水樓臺先得月”的精神已被明星的粉絲們發揮到了極致。

 

  為了自家“愛豆”能夠永葆流量,永登熱搜,這些忠實的粉絲傾盡全力,通過各種應援APP、網站刷流量、買榜……但他們卻不知自己無形當中已成了市場數據造假的“幫兇”。

 

  坦白而言,明星的流量跟商業價值掛鉤,流量越高,其變現能力也就越大。從明星及其背后的團隊,到社交平臺,再到“刷量”軟件,在這條利益鏈中,大家都能獲利。

 

  時間一長,這種流量造假行為便成為圈內的“明規則”。不言而喻,這背后暗藏著粉絲文化的畸形化發展。

 

  但當這些被注了水的數據見光之時,正如有評論文章戲稱的那樣,“潮水退去,你可能會發現流量明星們都在‘裸泳’!”記者 潘愈

 

  “1億轉發量”推手被端

 

  昨日,“幫助蔡徐坤獲得一億微博轉發量的幕后推手‘星援’APP被查封”的消息不脛而走,立即在網上炸開了鍋。

 

  據警方介紹,“星援”APP通過破解微博加密算法實現批量轉發微博內容,利用粉絲給“愛豆”(網絡流行詞,英文Idol的音譯,意為偶像)刷流量的需求,半年內吸金800余萬元。目前,主犯蔡某某因涉嫌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已被豐臺檢察院批捕。

 

  “星援”APP被端,還得從蔡徐坤去年那條轉發量達上億的微博說起。蔡徐坤是因《偶像練習生》爆紅的新晉流量明星。當時,他通過微博發布原創歌曲MV《Pull Up》,僅用10天左右的時間便實現轉發量破億次。而去年新浪微博用戶人數為3.410億人,這過億的轉發量也就意味著每3個微博用戶就有1個用戶在轉發。另外,蔡徐坤現在微博粉絲還不到2500萬,轉發量過億意味著不僅其每一個粉絲都參與,而且還有7500多萬的“編外人”參與。從這些數字對比起來過于突兀,難怪各種質疑之聲直面涌來。

 

  據了解,“星援”APP是在去年7月才上線,在粉絲圈內很受歡迎。用戶可以通過該APP直接登錄其新浪微博賬號,充錢開通會員后,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賬號下綁定多個微博小號,數量從幾十個到幾千個不等。根據充值的錢數小號的價格也會有相應的折扣。由于微博會不斷對刷量的小號進行查封,粉絲只能不斷充值,再綁定新的微博小號。綁定后的大小號,可實現轉發內容相同,轉發數量翻倍。

 

  “星援”APP 太過“高能”,引發監管部門高度關注。在公安部開展“凈網2019”專項行動的過程中,今年3月,北京警方鎖定位于福建省泉州市豐澤區某辦公樓內的星援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將“星援”APP中4名涉案人員一舉抓獲。

 

  媒體評價稱,這是社交媒體行業第一起互聯網黑產案,回應了目前社會公眾對明星虛假流量事件的關切。

 

  “流量較勁”的那些痛

 

  其實明星流量造假早就不是什么大新聞了。媒體報道稱,去年11月,流量明星吳亦凡的新專輯《Antares》在海外市場上線后不到5小時,便登上美國iTunes四大榜單的首位,甚至超過Lady Gaga等知名歌手。成績太過“耀眼”,各種質疑隨即找上門來。

 

  除了因新歌短期內超過一億次轉發引發關注的蔡徐坤之外,王俊凱、易烊千璽、吳亦凡、鹿晗、迪麗熱巴等流量明星的多條微博轉發量也都超過百萬次。而通過近年來的偶像選秀節目出道的新晉流量明星孟美岐、吳宣儀、朱正廷、范丞丞、李汶翰等人,微博轉發、評論、點贊數也均達到了幾十萬。

 

  證券日報報道稱,有業內人士表示,數據是流量明星競爭對比的重要途徑,每一家都在比拼數據,誰都不想被比下去。不得不說,流量明星粉絲之間的相互較勁,已經進入了惡性循環。

 

  此次“星援”APP被端再次引發人們對流量造假的關注。而“星援”APP這樣的刷量軟件在市面上有很多。

 

  從網上隨便百度一下,“10塊錢就能買到400個微博粉絲,或可以轉發指定微博100次”“付費11.92元,即刻實現了漲粉500人和轉發300次的目標值”“5萬元上熱搜榜前三”“2000元得1萬真人活粉轉發”“2萬元獲得10萬粉絲”……諸如此類的數據買賣便會自動跳出來。

 

  新京報調查報道表示,除“星援”APP之外,粉絲經常使用的應援APP還有“應援寶”“阿法狗”“愛豆”“超級應援”“魔飯生”等,都提供“掄博”服務。

 

  此外,還有諸如“微博轉發刷贊工具”“新浪微博批量轉發王(鉆石版)”“微博神器”等軟件也表示可提升微博轉發量、點擊率、閱讀量、瀏覽量等,部分顯示存在付費內容。

 

  粉絲文化的病態化

 

  此前針對蔡徐坤一條微博轉發量上億,人民日報微博發表評論《“一億轉發量”,你們也真敢刷》,直批粉絲文化現象已成為拉動娛樂產業爆發的重要推動力。然而利益的介入讓粉絲文化更易滋生亂象。

 

  很明顯,粉絲文化當下已向病態發展,而且已“病入膏肓”。

 

  媒體調查顯示,粉絲組織會通過網絡向粉絲集資,或用于購買偶像的專輯、代言產品、周邊產品等應援物品,或為偶像購買生日禮物、租廣告牌、做慈善活動等。

 

  北京師范大學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在接受半月談采訪時表示,雖然粉絲這種集體籌款行為不屬于一般意義上的非法集資,但因參與人數多、資金數額巨大,易引發其他違法犯罪。

 

  粉絲文化的病態發展首先就集中表現在公然買賣明星藝人的隱私信息上。此前,德云社旗下多位藝人的住址、行程等信息多次被泄露、傳播及售賣,2月15日,德云社發表聲明稱,將委托律師依法維權,相關藝人也已著手啟動報警程序。該事件引發大量網友關注。

 

  對此,當地警方透露,涉案嫌疑人大部分為在校女學生,在追星網站、各類明星“后援團”中結識,從而互相交易各自掌握的信息進行販賣。

 

  此外,低俗、拜金等價值觀不當行為在追星過程中也頻頻出現。加上前不久,僅僅因為說了一句“不識蔡徐坤”,喜劇演員潘長江就遭到了蔡徐坤粉絲海量的瘋狂攻擊、網絡霸凌。不能不說,粉絲文化畸形化極其嚴重,儼然已到無藥可救地步。

 

  “唯流量論”因何盛行

 

  此前3月20日,國內第三方數據公司易觀發布《2018中國現場娛樂票務市場年度綜合分析》。該報告顯示,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和文娛消費的擴張,過去一年,現場娛樂規模穩步增長,票務市場發展提速。粉絲經濟已成為拉動娛樂產業爆發的重要推動力。

 

  從線上打榜應援到線下觀看演出,再到衍生品消費,以年輕用戶為基礎的粉絲群體為愛豆花錢出力毫不手軟。據易觀預測,2020年中國偶像市場規模將超過1000億。

 

  不得不說,粉絲經濟的爆發力和對社會經濟的推動力是巨大的。而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粉絲為了自家偶像能夠獲得高流量,拼盡全力將偶像推向熱搜,而不惜數據造假,也就不難理解原因了。

 

  在被問及為何會花費大量時間、金錢為喜歡的流量明星做數據時,一些粉絲在接受證券日報采訪時表示,一方面,數據是明星商業價值的直觀體現,同類流量明星免不了會進行數據上的比較,“我們普遍認為數據做得越好,商業價值越高”;另一方面,現在的選秀節目很多,通過比賽出來的人有一大堆,但是他們并未突破固有圈層,大眾認知度并不高,只能通過將數據來吸引品牌方獲得認同感。

 

  而對于那些品牌商來說,流量明星的帶貨能力很高,他們的粉絲又十分的忠實,所以通過這些流量明星,這些品牌商的產品也會受到關注,所以明星流量越高,對品牌商而言就越劃算。

 

  就一些粉絲不惜數據造假,錢江晚報評論文章分析指出,明星的流量往往帶有商業價值,很大程度上,流量越高,其所變現的能力和價值也就越大。而這背后則隱藏著一條巨大的利益鏈,從明星及其背后的團隊,到社交平臺,再到第三方的“刷量”軟件,在這條利益鏈中各取所需,都能獲利。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成了各方對此行為的默許,甚至放任。

 

  在數據中“裸泳”的明星

 

  半月談調查發現,粉絲后援會等粉絲組織、經紀公司等都會為粉絲下放“應援”任務,更有大量粉絲自發“做任務”。

 

  北京一高校學生小雷就表示,她每天都要點開偶像微博的明星“超話社區”,簽到、發帖、打榜,隨后又轉到偶像的主頁,進行評論、轉發、點贊。這樣,她就可以憑借“超話社區”等級參加粉絲后援會等發起的線上抽獎活動,或在參加演唱會時,根據等級領取演唱會燈牌、熒光棒等應援物品。

 

  還有媒體報道稱,一位高二學生表示,她每天都會登錄“星援”APP并完成粉絲組長布置的轉發任務。轉發、點贊、打榜等一系列活動做完后,她憑借在超話社區參加抽獎活動,獲得更加接近“愛豆”的機會。每個月花費約1000元左右。

 

  新京報調查報道中還指出,進入粉絲群后,一些學生粉絲發現身邊所有人都在給明星做助力任務,每天都會有組長統計任務量,不能完成的人,會被其他粉絲“鄙視”。如果有人持續一段時間沒有做任務,則會被踢出粉絲群。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此前2月23日,央視13套新聞頻道以《“驚人”數據的秘密》為題直指“粉絲”非理性追星,助推假數據泛濫的問題。

 

  央視節目中一共列舉了8個藝人的相關數據,記錄了他們相關數據“脫水”前和“脫水”后的具體對比,造假比例最高的居然達到了80%。雖然節目中并未直接提及明星的姓名,但是通過一閃而過的部分截圖,很多粉絲還是能一眼認出自己的“愛豆”,位于明星ALL榜上首位的是朱一龍,第2名是易烊千璽,第3名是蔡徐坤。而在明星漲幅榜上,第1名則是江疏影,第2名是羅云熙。北京某數據公司負責人直接在節目中指出,這些數據不是由真人刷出來的,而是由機器(利用軟件)刷出來的。

 

  真如有評論文章所表述的那樣,“潮水退去,你可能會發現流量明星們都在‘裸泳’。”

 

  給粉絲文化上“緊箍咒”

 

  一位曾經在某流量明星的粉絲數據組工作過的內部人士告訴新華社記者,很多流量明星會有一組甚至多組“數據組”“網宣組”,進行“刷流量”操作,主要工具是微博小號,這些微博賬號可以網購到,甚至還有網站以此為業。

 

  雖然這是一種粉絲自愿行為,但屬于數據造假,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韓驍明確表示,這些行為擾亂網絡傳播秩序的法律規定,應予以禁止。

 

  此外,數據造假制造虛假繁榮,是在誤導公眾,并損害社會信任。對此,南京大學新傳院教授白凈建議,“有需求就有供應,整治流量造假或收視造假,是一場持久戰,要像打擊假冒偽劣產品一樣,執法部門要在其中發揮作用。”

 

  必須直視的現實是,目前粉絲群體以青少年為主,他們大多沒有經濟來源,所以這種行為并不理性。正如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青少年犯罪與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藝軍對新京報所說的那樣,“縱使是有經濟來源的成年人,這種行為也是過度的。這個限度可以通過常識來判斷。”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也指出,我國粉絲群體趨于低齡化,法律意識較為淡薄,價值取向并未完全形成,粉絲文化及粉絲經濟作為文化領域的新現象需要規范和引導。此外,皮藝軍還指出,“這種限度的追星行為,是一種心理依賴的表現。如果沉迷于這類行為中,可能會對他們的生活、工作和學習造成負面影響。”

 

  流量造假現象,借的是粉絲效應的力,打的是流量市場的公平與健康。澎湃新聞評論文章建議,流量造假也有粉絲文化亂象的助推,瘋狂的粉絲成了流量造假平臺所利用的工具。要想真正疏解流量造假亂象,便要抓住“變異的粉絲文化”這個七寸。

 

  多舉措給數字“降火”

 

  流量數據造假、粉絲文化畸形發展……其實很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被大家詬病。那么,如何根治粉絲文化繼續病態發展,很多媒體都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新浪微博安全團隊負責人坦言,“微博面臨的困難是實名制問題,大量虛擬運營商號段被用于非實名注冊。”目前,作為應對“輪博”方式,新浪微博已經將轉發、評論量設置成“100萬+”的顯示上限。

 

  新華社此前相關調查文章就指出,要多規并治,降數字“虛火”。這些“注水”的數字,既不能反映出真實的市場情況,也不能指導市場的良性操作,更不能反映國內電視劇拍攝的真實狀況。為了打擊這一毒瘤,監管部門動作頻頻。但如何根治,從體制機制方面建立有效的防范糾錯和應對處置方案,任重道遠。

 

  “流量造假行為的治理應該是一個多主體、多元化、綜合規制的過程。”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秘書長吳沈括還建議,首先,應明確各個主體的權責,鼓勵各方積極承擔相關責任,比如立法部門應盡快填補法律在這方面的空白。其次,執法部門也應當革新監管方式,可采取設立“黑名單”、違規主體曝光等形式,為行業發展劃定紅線,加大處罰力度。

 

  廣州日報評論文章也建議,一方面,應繼續加強網絡文化治理力度,在加大對各網絡平臺的指導和監督的同時,更要規勸引導粉絲,流量造假不僅不會幫助偶像,反而會“害了他”。另一方面,要盡快建立健全相關的專項法規,違法必究,提高其違法成本,讓流量造假者無利可圖,還市場一個公平的環境。

 

  而在從業者看來,針對粉絲應援而產生的刷流量、刷微博,需要從粉絲到明星、平臺、相關公司、監管部門等多方面聯手,北京商報報道中還建議,同時提高違法違規的成本,加大懲戒力度,逐步將注水數據逐出市場。

 

  所以,要想根治,各方面各部門必須同時行動,而且要持之以恒,才能還市場一片公平和安靜。

 

       山東商報發福利啦!快來領紅包

       復制下方口令

       ¥N7YCYVn8Ina¥

       打開手機淘寶即可領

       每天可領三次!!快來領呀~

澳门新mg电子游戏摆脱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宾利娱乐时时彩注册 ag开牌不同地区结果一样吗 广东11选五软件手机版 众乐游棋牌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赢三张手机版下载 华宇娱乐1990奖金组注册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新疆时时玩法 重庆时时彩APP苹果版 亿游国际ll登录地址 北京pk拾计划在线 福彩3d投注金额计算表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赛车九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