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柳琴戲演員劉莉莉:擇一事,終一生

2019-5-1 10:24:09 來源:山東商報

       “你呀,三歲就能跟著我哼哼戲了。那時候,團里排現代戲,你聽得多了就跟著我唱……”劉莉莉的母親曾這樣告訴她。當年3歲的劉莉莉如今成長為國家一級演員、柳琴戲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梨園之家的耳濡目染、父親在藝術上的悉心引導、藝校的專業訓練、入團后打磨鍛造共同成就了一個對柳琴戲心無旁騖的演員。


  她,苦練基本功;她,掌握諸多傳統戲;她,長于戲曲突破和創新。身為戲曲小劇種演員,不僅對柳琴戲傾注了所有的時間與經歷,更將保護、傳承、傳播柳琴戲當做自身責任。記者 焦騰

 



  梨園世家,能文能武



  出身于梨園世家,從小的耳濡目染讓劉莉莉對戲曲有著一種天生的親近感和熟悉感,最終,這種親近感和熟悉感成為她的職業引領。


  12歲,劉莉莉考入臨沂市藝術學校,四年的時間里學習了《休丁香》《姊妹易嫁》《潘必正與陳妙常》《秦香蓮》 等劇目;16歲,進入臨沂市柳琴劇團。“受父母的影響,我從小喜歡聽、喜歡看柳琴戲,可以說是伴隨著柳琴戲長大的。我父親是我們團里第一個國家一級演員,他對我的影響十分深刻。”劉莉莉告訴記者,在她藝術之路上,繞不開的便是父親的幫助、支持和引領。


  在劉莉莉心中,父親是英雄式的人物,除了不演旦角,什么行當都能演,是“無所不能”的演員。“父親曾參加過文化部舉辦的第三期培訓班,在那里學了很多戲曲組合。重點是,他并沒有學生角,而是學旦角的戲曲組合,比如,折扇、水袖等,目的就是回來教給我,而我通過父親學會了諸多戲曲程式。”劉莉莉說。


  1986年,劉莉莉從臨沂市藝術學校畢業,進入臨沂市柳琴戲劇團。兩年后,她接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出大戲、現代戲《風流母女》。值得一提的是,該劇并不是柳琴戲的劇本,而是錫劇本子,18歲的劉莉莉對錫劇并不了解,對該劇的表演有些摸不著頭腦。另外,劉莉莉在藝校里學了傳統的四出戲,沒接觸過現代戲。“我父親認為第一個戲打不好基礎,以后表演很容易就走歪了。他帶著我自費去錫劇院學習。我們看了一場演出,女主角表演真的很好,現代戲中融入了傳統戲曲程式表演。父親就說最好是能讓她教教我重要場次的身段表演。可是,女主角并不教給我。”劉莉莉說,最后想出用“易技”的方式,將自己戲曲傳統折扇組合和女主角主要場次的身段表演進行交換,終于得償所愿。


  實際上,劉莉莉參加紅梅杯比賽獲最佳表演獎、第一屆山東戲曲名家展演等各類演出,都有父親的陪同,父親同時擔任藝術指導、演出“管家”。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在劇團組織中青年業務展示之際,父親特意給劉莉莉排了一出京劇《穆桂英探谷》,把柳琴戲的唱腔完全融進去。父親要求她要文武兼備,作為一個好演員,要能武、要能唱。


  “從小練了四年的功,但之后一直演文戲,也沒演過武戲。角色要扎靠,耍槍、拿馬鞭、走翻身、下腰。為了這部劇,又把功恢復了一下。實際上,最早練走翻身老想吐。”劉莉莉告訴記者。



  220場《沂蒙情》成就經典角色



  2011年10月10日,《沂蒙情》第一場公演;2013年,《沂蒙情》獲得了“第十四屆文華獎——優秀劇目獎”,劉莉莉憑借在戲中的出色表演拿到“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文華表演獎”;同年,《沂蒙情》獲得第六屆山東省“泰山文藝獎——戲劇類表演作品獎”;2015年,劉莉莉又帶著《沂蒙情》拿到第二十七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沂蒙情》在現代戲的基礎上,不僅融入了傳統程式表演,而且融入現代舞蹈。不管是年輕還是年長的觀眾都覺得很新穎好看。一般的現代戲基本沒有傳統程式表演,沒有太多的“動”,但是《沂蒙情》 中劉莉莉飾演的山杏始終在音樂中舞動著。山杏從第一場開始便穿著3套服裝在里面。因為時間原因,來不及穿,只能一套套脫。頭飾換不完,戲裝脫不完時就需要她唱導板了。


  2015年,《沂蒙情》參加梅花獎競演,導演梅曉對山杏這一角色進行再次加工。“導演在原來的基礎上,融進去好多表演,山杏需要更多地邊跑、邊唱、邊演。對演員有很大的挑戰。”劉莉莉說。


  《沂蒙情》體現沂蒙女人的堅強堅韌、無私奉獻,也就賦予了山杏很多感人情節和魅力,演員就要將人物的肉體和靈魂一起演繹出來。目前,劉莉莉已經演了220多場,也哭了220多場。“本身唱腔、臺詞很感人,會不由自主地流眼淚。演員哭不能大哭、眼淚掉下來還需要唱。該爆發的時候要爆發,該忍的時候要忍,情感宣泄需要把握好火候。”劉莉莉說。


  在各類表演中,劉莉莉能夠快速地捕捉人物特點,根據導演要求完成角色表演,這背后是她的天賦與付出。值得一提的是,劉莉莉還有戲曲絕活,比如打花舌。“我從小在藝校里就開始練,所以就很自如地打出來了。其實,學習這個技巧是因為我母親。她曾經排過一出《濟公傳》,飾演的狐貍仙會用到這個技巧。而我演閨門旦和大青衣,行當不一樣,但母親要我學會柳琴戲特有的打花舌。”


  劉莉莉記得在《沂蒙情》里面用了兩次打花舌,其一是高高興興出嫁時的山杏; 其二是山杏往家跑去穿上嫁衣等著滿堂回來。“這是一頭一尾,用了兩次,只要每次用這個技巧,下面就會有叫好的觀眾。”劉莉莉說。



  傳承,一直在路上



  專業的訓練讓劉莉莉的表演技藝日臻成熟,不僅表演質樸細膩,而且唱腔委婉優美。她在《沂蒙情》《王寶釧》《白玉樓》《沂蒙魂》《又是一年桃花開》《崔家溝》《牧羊圈》 等幾十出傳統戲和現代戲中塑造了一個又一個栩栩如生的人物角色。同時,劉莉莉也帶著諸多柳琴戲劇目去到世界各地演出。


  目前,劉莉莉在臨沂藝校帶柳琴課的學生,同時,也在團里面帶三個學生,徐榮、王守艷、陳瑞斌。值得一提的是,王守艷、陳瑞斌曾獲得山東紅梅杯大賽分賽區一等獎,徐榮獲得二等獎。其中,陳瑞斌是藝校畢業的。徐榮、王守艷都是聲樂轉戲曲。


  “從表演上看,唱腔沒問題,最難的是身段表演,因為沒有戲曲基本功。走臺步、圓場都太需要基本功了。比賽前,我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地去教,口傳身授。唯有戲曲演員是最不容易的,需要唱念做打武、手眼身法步全部掌握,同時要融入到人物當中去。”劉莉莉表示。


  去年,臨沂市成立了以“劉莉莉”名字命名的沂蒙紅色文藝輕騎隊。巡演、戲曲進學校,將戲曲送到偏遠地方。“我們就以分隊的形式,將戲劇、歌舞等綜合起來,一輛小中巴我們就可以送戲下鄉了。”劉莉莉說。


  演戲先做人,劉莉莉對父母、戲曲前輩懷有敬畏感恩之心。在劉莉莉看來,他們為她提供了專注戲曲藝術的可能,讓她能夠永遠專注下去。


  “面對人物,不要去演你自己,要去演人物、走入人物的內心。作為一個演員,對戲曲要專注,進入這一行,就注定是要做一輩子的。”劉莉莉說。


 

澳门新mg电子游戏摆脱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 北京塞车pk10 佐佐木明希黑人 开一家射击馆赚钱吗 沈阳宾馆小姐图片 sm捆绑丝袜 在yy放电影赚钱吗 乐翻二人麻将 极速赛车软件怎么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手机赚钱微微 河北时时官网 福州按摩场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时时彩龙虎刷流水技巧 三公出千最简单的方法